说有时候在家里吃晚饭

2020-11-20 19:22

倒是不久之前有做it的朋友提了个醒,刘先生趁着公司迁址的时候,在新的会议室里干脆装了个手机信号屏蔽器,这才起了点效果。“起码还是能感觉到,开会时效率更高了。”

成年人,做事情要负责任的,这个手机依赖症患者的假警内容也真是够有想象力的。

但平时很能体谅下属员工们离不开手机的感觉,对于开会时还一直刷手机的员工,刘先生却容忍度有点低。“毕竟你上上网也好,刷刷朋友圈也好,总是会有时间的。连开工作会议还这样,就难免让人有不专心的印象了。”刘先生直言,自己也曾三番五次提点过开会时不要玩手机,但效果并不好。如果将之作为硬性公司规定,和奖惩挂钩,又有点不近人情。

10月27日凌晨1点多,一名男子报警。他说,在南苑街道东安景苑小区的某单元楼里,有人在卖淫嫖娼!敲开门,屋里面只有一男一女,虽然横眉竖眼的,也没有什么慌张的神色。再一看屋里,是正常的居家环境,男的光着膀子,穿了个长裤;女的穿着睡衣。

不止是和家人相处,就是在办公室里,离不开手机也会让他人感觉不舒服。

结果,傻眼的还是小邓。民警劝解完了,依法宣布小邓报假警的行为严重影响警方正常工作,请一起回派出所接受调查。截至昨晚记者发稿时,小邓涉嫌谎报警情已被余杭警方依法行政拘留。

“吃牛排的时候妈妈就只能跟我说话了呀,平时吃饭,我说什么,她老是‘嗯嗯’的。”桓桓不满地歪了歪头,说有时候在家里吃晚饭,妈妈就看着手机问他今天怎么样,“不让我玩手机,自己又一直玩,我重要还是手机重要,都不想理她。”

为此,钱江晚报在此发起倡议:让你的夜晚和周末远离手机,把时间还给自己,把时间还给家人和朋友。

如今,有多少人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,有多少人睡前最后一件事是关掉手机,甚至连上个厕所洗个澡就要手机相伴。更不用说吃饭的时候了。

作为一种社会性动物,人是有着强烈的社交需求的。在如今的生活中,智能手机上的游戏、朋友圈,替代了这种社交需求,但这样的替代,朱长江打了个比方,就如同本应该正常饮食的人,三餐都吃方便面。看似“吃饱了”,却没法子完全满足人天然的社交需求。

朱长江期待,能够多方营造一种回归传统社交生活的社会氛围,多一些可以参与的活动,比如无手机餐厅、每天关机1小时。“很多人不愿意离开手机,只是一种生活惯性。一旦有了尝试,就很快能接受离开手机的生活了。”

下来散步的孙师傅经过边上,一听桓桓的话,连连点头。孙师傅的两个儿子虽然都没成家,但都挺出息的。只不过一个在上海,一个在江苏,一年能够回来看看老人家的日子屈指可数。和许多中国的家庭一样,父亲与儿子之间开口交流本就不多。偏偏好不容易回家吃顿饭,孩子还老是光顾着看手机。这让孙师傅很是无奈,有心开口吧,也不知道该怎么说。“都是我问他什么,他答个一句,也说不了几句话。”

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,而是我坐在对面,你却在玩手机。你可别以为这仅仅只是个段子,这句话的升级版——我睡在你身边,你却在玩手机,我一觉睡醒,你还在玩手机……最终事态升级,一个110报警电话接到杭州余杭南苑派出所。

“别说是影响家人和朋友的感情了,总是在手机里翻来覆去,对人本身也不好啊。”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门诊办主任朱长江说,虽然严格来说,手机依赖症还不能说是一种精神疾病,但无疑目前已经是一种普遍的现象。

民警继续了解情况。这时候,哪还用得着他问啊,愤怒的女友竹筒倒豆子——小伙子姓邓,25岁,福建人。他最近迷上了一款叫《梦幻西游》的手游,天天玩。当天晚上,小邓一直玩到了半夜,完全不顾自己早上6点就要起床上班。女友看不下去了,一次次催他早点睡觉。小邓嘴上说好,手上却停不下来。半夜1点过了,他的女朋友一睁眼发现,小邓还捧着手机。起身一看,他又新组了一“队”,准备再杀一“轮”。小邓的女朋友忍不下去了,开始发脾气,又吵又闹,甚至说要割腕。小邓一时没招,竟然报警说举报卖淫嫖娼,其实,是想让民警来帮忙劝解一下,当一回“娘舅”。小邓的女朋友一听,更加来气,抢过他的手机,把小邓的装备分解了,还把游戏也删了。

看到民警来了,两人果然赶紧解释:“我们可不是卖淫嫖娼,我们是男女朋友!”

“我最喜欢吃牛排了。”在城西一个小区的楼下,9岁的桓桓这么和钱报记者说道。为什么呢?除了好吃,更是因为吃牛排得一手拿刀一手拿叉,爸爸妈妈就没法子拿手机了。

可是有时候,这种刷手机的行为真心不能忍。为此,昨天,我们几个记者进行了一个小范围的海采和调查。

一寸光阴一寸金,别让手机偷了去。手机只是机器,机身的温度,代替不了人情的温度;朋友圈中一百个优雅的点赞,代替不了真实相见一句随意的调侃。网络上一个个不断更新的潮流用语,你可曾亲口对朋友说过?朋友发的那些幽默段子,可有比他坐在你身前发愣更让你会心一笑?文字组成的心灵鸡汤,如何比得上父母切切唠叨给你的温暖?

“很多人说社会发展快,要适应。但从医学角度,人的大脑,进化是极其缓慢的。”朱长江笑说,人还没进化到完全脱离传统社交的地步,这一点,其实不必说,就连喜欢玩手机的人自己都会体会到。而这一两年来,许多人选择回归一些传统的生活项目,比如夜跑、骑行、马拉松等等,不仅仅是处于健康的追求,也是一种从“手机世界”沉迷的反弹。

家人如果特别沉迷于手机的,朱长江也提醒,千万不要像余杭这位女友直接阻止对方玩手机。不如用比较迂回的方法,和对方共同参与其可能感兴趣的活动,这样才能起到好的效果。

“谁举报卖淫嫖娼?”民警问。“我举报卖淫嫖娼……”小伙子说。“好哇!你的意思我是卖淫女咯!”女子勃然大怒。“我只是(跟女朋友)吵架了……”小伙子头一低。

这手机依赖症的症状,还真是荒唐。昨天,钱报还报道了,大学老师因为学生在课堂上不认真听讲玩手机,结果把3个学生的苹果手机扔出窗外的事情。此时在网上扩散后,不少网友也讨厌手机依赖,纷纷评论:扔得好。

“其实我自己也有点离不开手机,有时候也对自己说,没办法,为了工作嘛!可是在开重要会议的时候,还要手机摆弄个不停,那真的很不合适。”虽然是一家200多人企业的老总,四十多岁的刘先生其实自己也是个“中度手机依赖症患者”,连工作间隙最常见的放松娱乐,也是用手机联网玩会儿战争游戏。